爱 真的会输给生死吗?

 

太阳落山,金色的光辉洒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。
汤姆斯驾着车,载着妻子和女儿,在草原上纵情驰骋。
今天是他和妻子萝莉特的结婚纪念日,也是女儿凯瑟琳的7岁生日。
他们决定在这个极具纪念意义的日子,驾车到美丽的大草原上游玩。

眼看日落西山,天地间最后的一抹余辉也将散去,
汤姆斯选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将车停了下来。
他在车旁升起了篝火,萝莉特拿出香肠、烧鸡、啤酒等,开始张罗晚餐。

 

尽管天色已晚,汤姆斯还是瞥到远处草地上开着一簇黄色的小花,
那些不知名的小黄花迎着晚风轻轻摇曳。
汤姆斯想到萝莉特身上的黄色裙子,心中蓦地一动:
“妻子最喜欢黄色,我何不把那些花儿采集在一起,亲自交到她手上,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?”

汤姆斯趁萝莉特和凯瑟琳没注意,蹑手蹑脚地向远处走去。
快要接近那簇小黄花时,他突然感到脚下一沉。
不好,是泥沼~!
他想把脚拔起,但为时已晚,泥沼中的污泥像是一只看不见的魔手,
紧紧吸住他的双脚,不断把他往下拉。
汤姆斯想起了灯火处的妻子和女儿,刚想张口大叫,
但他的目光却陡然一呆,继而满是恐惧,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..

汤姆斯把帽子摘下,把上衣脱了,裹成团,向目光尽头处扔去。
他又把腕上的手表拿下来,使劲全身力气向那里扔去。
泥沼中的污泥很快淹没了汤姆斯的胸、颈,在快要淹没他口鼻的瞬间,
他一直看着前方的眼神突然变得兴奋起来。
死神来临之际,他脸上居然展露出了最后的笑容。

 

萝莉特发现汤姆斯不见了,焦急地和女儿呼喊着他的名字,
但除了远处传来一声动物的吼声,她们没得到汤姆斯的任何回应。
萝莉特留下女儿,拿着火把四下里去寻找丈夫,但最终还是扑了个空。
就在她快要绝望时,突然发现前方草地上居然有丈夫的帽子和手表,还有他的上衣。
她心里一喜,刚要上前,但另一个意外的发现却使她望而却步。
原来,在那些东西的旁边,还有动物的足印。
在大学里教动物学的她凭借多年的经验断定那是狮子的足印,
而且还是一只巨大、凶猛的成年狮子。
恐惧顿时袭上心头,她撒腿往火光处边跑边喊:“凯瑟琳,快,快上车!”

听到母亲的话音里满是恐惧,凯瑟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还是很听话地进了驾驶室。
萝莉特跑到车前,一把打开车门,满头大汗地爬了进去。
凯瑟琳看着神色慌张的妈妈,忙问是怎么回事。
萝莉特附在她耳旁,轻声说:
“不要说话.. 前面有狮子,会吃人的狮子~!”
凯瑟琳打了一个寒颤,赶忙闭上嘴巴,在母亲怀里簌簌发抖。
因为车钥匙被汤姆斯随身带着,萝莉特只好关紧车门,和女儿俯卧在车上。

 

当翌日的第一缕阳光撒进车窗,恐惧了一夜的萝莉特拨了报警电话。
两个小时之后,当地警方驱车来到这里。
听完萝莉特的叙述后,警方来到了有狮子足印的地方。

探长希拉顿仔细勘察了现场,发现无论是汤姆斯还是狮子的足印,都在前面不远处消失了。
希拉顿走到足印消失处,突然发现前方地面有点异样。
他略微思索了一下,捡起一块石头,扔在前方地面上。
蓦地,石头竟然慢慢沉入了地面。希拉顿说:“果然是泥沼!”

幸好这个泥沼并不太大太深,警方动用了大型工具,终于在泥沼里捞出了汤姆斯。
和他一起的,还有一只巨大的狮子。

“汤姆斯并非死于狮口,而是这罪恶的泥沼。”
希拉顿拉起痛哭的萝莉特。

 

“不,不!”
萝莉特大哭,
“如果他掉进泥沼里,怎么可能不向我们呼救呢?
他是被狮子追得走投无路才坠入泥沼中的呀。归根到底,凶手还是这可恶的狮子!”

希拉顿摇了摇头说:
“如果狮子追他,他怎么可能顾得上把帽子、上衣脱掉,还扔掉手表?
他又怎么可能一边跑,一边把这些东西扔在同一个地方呢?”

 

探长的话确实有道理,萝莉特感到很迷惘..

希拉顿长叹一声,接着说:

“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汤姆斯掉入泥沼后才发现狮子。
依你所说,那时天色已黑,狮子不一定能发现汤姆斯。
但你们在汽车旁升起篝火,足以吸引狮子的目光,这对你们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威胁。
汤姆斯发现狮子之后,立即感到形势不妙,他用裹成团的上衣、帽子,还有手表,
向狮子发动‘袭击’,吸引它的注意力,把它引进泥沼,这样就保证了你们的安全啊!
他不向你们求救,就是怕你们闻声而来惨遭噩运.. ..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